昨日,從化溫泉鎮斷水斷電,大量淤泥堆積在街道上,一片狼藉。
  他正打電話瞭解災情 說著說著,就被泥石流沖走了
  ■統籌:新快報記者 陳海生
  ■採寫:新快報記者 李辰曦 彭程 盧佳
  ■攝影:新快報記者 畢志毅
  從化流溪河林場書記李國良巡災時不幸殉職
  昨日上午,隨著雨水逐漸停歇,包括從化市區在內的大部分地區的積水開始退去,很多受災群眾也都獲得安置。不過,受災較為嚴重的溫泉鎮、良口鎮部分地區都出現停水、停電的情況,積水退去後的溫泉鎮度假區也是一片泥濘,居民的生活大受影響。
  據從化市截至昨日19時通報,截至昨日上午10時30時,流溪河水庫水位為228.8米,離汛限水位還有4.7米(流溪河水庫汛限水位為233.5米),因此,流溪河暫不需泄洪。
  市區

  部分地勢低窪城區水深過肩
  昨天上午,從化市區主幹道積水逐漸退去,道路兩側的人行道仍滿是淤泥,部分地勢低窪的城區積水過肩,下圍村、城南村等城中村情況最為嚴重,大批受災群眾紛紛來到臨時庇護站內暫避。
  昨日下午,從化市區部分路段積水仍未完全散去,河濱北路一段近一百米長的路面被及膝的積水覆蓋,涉水前行的公交車只能勉強通過,多輛摩托車都在道路中央熄火,而不少小車和行人都被迫繞道而行。
  臨時庇護站中心主任江文姬稱,到昨天上午為止,庇護站已經安置了60多名災民。而在這些被安置的災民當中,大部分是來自從化市區周邊的老城區,也有一些是從溫泉鎮趕過來,當中不少還是孩子和老人,還有一名孕婦。
  大水沖走車牌警車也未幸免
  昨日上午11時34分,@廣州從化公安發佈微博稱,暴雨導致很多車主車牌掉落,該市城內派出所民警在處警、巡邏過程中,撿到大量車牌,請車牌遺失的車主攜行駛證到城內派出所辦理領取,並曬出了20多個車牌。而且,該派出所昨天在出警過程中,由於開啟衝鋒舟模式,導致粵A7111警警車車牌也遺失,微博中呼籲撿到市民交到城內派出所。
  從化市公安局人員昨日下午稱,目前已經陸續有市民到派出所認領車牌,但警車車牌還沒找到。有網友質疑為何警車車牌也會掉,公安局官微回應稱警車並非特製車輛,比很多私家車質量還差,在水浸的街道不斷往返,被衝掉的可能性也會比其他車輛高出很多。
  溫泉鎮

  淤泥困民且大面積停水停電
  在從化溫泉鎮牌坊一帶,雖然積水在昨日上午已基本退去,但積水帶來的大量淤泥卻仍然堆填在道路上,給居民出行帶來極大的困擾。記者在現場看到,從溫泉牌坊到碧泉路一帶,幾乎整個溫泉度假區的路面都被厚厚的淤泥所覆蓋,居民只能穿著雨鞋或光著腳丫出門。
  在溫泉鎮經營酒店的廖女士告訴記者,除了遭受淤泥圍困以外,鎮上大面積停水停電。昨日下午5時許,一輛應急供水車停靠在溫泉牌坊附近,免費向當地居民提供用水。不少居民都紛紛提著大小水桶,前來排隊接水。
  據溫泉鎮政府人員稱,截至昨日傍晚,該鎮交通已基本恢復,暴雨主要造成村落塌方較嚴重,風景區、各溫泉度假區受影響則較少,已知有小部分度假村內出現山泥傾瀉,但並不嚴重,溫泉水質、配套服務等受影響也不大。截至昨日19時,該鎮仍在統計受災信息。
  良口鎮

  估計全村莊稼都所剩無幾了
  良口鎮達溪村是受災情況最為嚴重的村落之一。
  昨日中午,村內仍然停水停電,而且沒有通訊信號。記者跟隨施工隊的鏟泥車沿山路進村,沿途看見多處山體坍塌,導致原本就崎嶇難行的山路變得更為危險。
  雖然村莊裡的積水已經基本散去,但村民老王仍站在農田裡,看著一片片被洪澇連根拔起的農作物以及倒塌的莊稼架,嘆息不斷。“損失多少,我到現在也還不敢去算,估計全村的莊稼都所剩無幾了。”老王告訴記者,除了大片農作物被毀,村內還有很多間平房都出現倒塌,“住在河涌旁邊那家人有6間平房,倒了4間”。
  特寫

  “最後一刻,他心中仍然掛念著群眾”

  ——流溪河林場副站長回憶李國良殉職細節
  前日上午10時30分許,良口鎮大雨瓢潑,53歲的流溪河林場書記李國良帶著司機準備前往三椏塘幽谷景區一帶查看災情。通知完最後一批仍在山上施工人員撤離後,李國良在返回的途中,被身旁山體突然崩塌所形成泥石流吞噬,不知所終。前天下午4時許,救援人員在塌方處的泥土之中找到李國良,當送到良口醫院時,醫生宣佈李國良已經殉職,隨行司機受輕傷。
  昨日下午3時許,記者來到李國良生前所工作的流溪河林場,林場內的工作人員無不對李國良書記的犧牲感到悲痛和惋惜。林場副站長康先生在接受新快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李書記凡事親力親為,一心為工作,林場上下對其敬佩不已。
  新快報:能介紹一下李書記生前一些工作情況嗎?
  康副站長:上年2月底,李書記從白雲山風景名勝區調來林場擔任黨委書記,當時他對山區情況還不太瞭解。為了能夠深入群眾,他每天都前往瞭解林場轄區內群眾的實際困難,很快瞭解和摸熟了當地的情況。我們一起共事已經一年多了,他凡事都親力親為,對待工作一絲不苟,我們都是打心裡對他非常敬佩。
  新快報:當時李書記是去巡查嗎?
  康副站長:山區每逢雨天、洪澇災害,塌方滑坡經常發生。由於林場轄區範圍非常大,如果遇到災情,所有人員只有第一時間分工分片,通知群眾疏散,才能確保第一時間通知轄區內的群眾撤離。大家早已知道山體存在隨時塌方的危險,但是為了確保上山的人員安全,李書記帶著司機立即去到山頂景區,通知完最後一批人員撤離,誰知他自己卻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意外。
  新快報:事發時,李書記在電話里說了些什麼?
  康副站長:大概10點多,李書記來到我負責的區域,當時問我:“105國道部分路段塌方的情況有無上報?”我回答:“已經上報。”隨後我繼續向北,李書記開始上山,這是我與李書記最後一次對話。10點30分左右,當時,李書記已經通知完最後一批人員撤離,此時,他正在給場長陳凡打電話瞭解其它地方災情,結果說著說著,他忽然就被山上泥石流沖走。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他的心裡仍然擔心著災情,掛念著群眾。
  影響

  良口鎮楊梅產量只剩十分之一
  從化良口鎮一年一度的楊梅節上周二開幕,因今年雨水天氣本已減產近三分之一,前天一場暴雨令大量當季成熟的楊梅掉落,產量再次大跌,主要為黑碳和白臘梅品種。聯群村何中太告訴記者,該村楊梅受災面積2000多畝;另一勝塘村楊梅受災面積也有300多畝,今年本來有5萬斤產量,暴雨過後只剩下5000多斤,只剩下原產量的十分之一。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c10eclbms 的頭像
ec10eclbms

Gear

ec10eclbm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